董事会签署支票主权被剥夺事件

缘起:

1977年5月20日,教育部财政及会计组发出列号5/1977年通令的行政指示予各州教育局长。该通令的第2项规定,剥夺了董事长签署学校支票的权力。当时在董教总和华社强烈抗议后,当局收回指示。

1999年4月28日,教育部财务组向各州教育局发出列号3/1999年通令的行政指示,规定学校的三个银行户头,即政府基金组户头(Akaun Kumpulan Wang Kerajaan)、SUWA基金组户头(Akaun Kumpulan Wang SUWA [Sumber Wang Awam])以及宿舍基金组户头(Akaun Kumpulan Wang Asrama)的支票,只能由校长、第一副校长、第二副校长和主任教师签署。这通令剥夺了学校董事会签署学校支票的权力,引起各校董事会和各州董联会的不满,纷纷要求教育部收回该项行政指示。当时的副教育部长冯镇安曾表示,学校董事会有权签署政府基金组户头(Akaun Kumpulan Wang Kerajaan)和SUWA基金组户头(Akaun Kumpulan Wang SUWA)的支票,并指示教育部财务组和各州教育局,收回学校董事会无权签署学校户头支票的通令。

2008年5月23日,教育部会计组发出“银行户头处理程序”(Tatacara Pengendalian Akaun Bank)公函给各州教育局,声明只有校长、第一副校长(行政)、第二副校长(学生事务)和课外活动主任,才获授权签署学校户头支票。该行政指示剥夺了学校董事会签署学校户头支票的权力。

 

查看详情:

·1977年剥夺学校董事会签署支票事件

·1999年剥夺学校董事会签署支票事件(PDF)


·2008年剥夺学校董事会签署支票事件(PDF)

 


2008年关于董事会签署学校户头支票事宜

教育部已于2008年10月30日及11月14日各别发出公函(副本见附件①及②),收回各校银行户头支票只能由校长等校方人员签署的通令。

教育部会计组是于2008年5月23日发出一封公函(副本见附件③),通令各州教育局指示所有学校,包括政府资助学校的银行户头支票只准由校长、第一副校长、第二副校长及课外活动主任签署。

鉴于这项通令剥夺了学校董事会签署学校户头支票的权力,董总及各州董联会曾就此事向教育部提出抗议及交涉,表明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属于“政府资助学校”的华小董事会是华小的管理机构,董事会职权包括管理学校的财产和基金,而签署支票是行使这项职权的实质表现,不容剥夺。

随着教育部会计组于2008年10月30日收回于2008年5月23日所发出的指示,董事会签署学校户头支票的权力便告恢复。

董总吁请各校董事会重视管理学校的权力及责任,坚持学校户头支票的签署权,委任董事会代表签署学校户头支票。

 

附件①
附件②
附件③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PDPA 接受 Accept 拒绝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