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华小董事觉醒运动

2006年华小董事觉醒运动缘起(2006年4月):


华小董事会的贡献与法令赋于的管理学校地位

马来西亚现有的一千二百多所华文小学都是由华社创办的,都有自己的董事会组织。董事会是受华社委托,长期以来在维持与发展学校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董事会在教育法令下作为学校的管理机构,它在凝聚社会各阶层力量,监督与协助政府办学,维护华小在国家宪法下有关母语教育的权益,确保华小不变质以符合广大华裔家长的共同愿望与要求,作出了重大贡献。此外,华小董事会在筹措学校发展经费,筹划与规划学校建设与发展方面也不遗余力,这些事实,大家有目共睹。

单元化教育思想箝制华教发展
我国自1950年代以来,单元化教育思想一直主导我国教育政策、法令及各项教育措施。也正因为这样,一个以董教总为领导的我国华教运动应运而生。数十年来,我国在教育领域的持续争议,实际上就是单元化教育思想意识与多元化教育思想意识的长期抗争的过程。

政策的偏差与自我矮化形成华小董事会“权力睡觉”
在国家单元化教育政策的推动下,作为华小保姆的华小董事会的存在问题,成了问题的关键。虽然基于客观现实,政府允许华小董事会的存在,但当局不但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同时还不断地通过行政命令边缘化学校董事会。具体反映在教育当局对学校的通令、函件等文件,理应通知学校董事会,但实际上来自教育当局的公文,许多校长碍以公务员身份,且把公函视为官方机密文件,不传给或知会董事会。因此,学校董事会对学校的行政操作缺乏了解或完全脱节。有者甚至对学校的产业管理如礼堂、食堂等硬体设备的管理权也逐渐落旁。对学校的财务管理,董事会也一知半解,其透明度不足。长远来说,若缺乏公信力,就会影响学校筹款工作。从以上实际情况显示学校董事会变成可有可无的地步。只有当学校在缺乏发展经费时,才会通过董事会向社区发动筹款。因此,有人形容华小董事会已沦为“学校筹款小组”的说法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另一方面,一些华小董事会由于组织不健全,再加上各种人事或人为偏差,久而久之就自然而然觉得没事可理,也没事可做,最终自我边缘化,让权力睡觉去了。

华小三机构与学校行政单位的配合与协作
华小董事会组织,其成员来自学校赞助人代表、产业受托人代表、校友会代表、家教协会代表及官委代表5方面人士。因此,它在组织上具有广泛的社会代表性,其在学校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此外,学校的其他相关组织如校友会、家教协会以及学校行政层也各有不同的定位和职责与任务。在维护与发展华教的大前提下,大家必须分工合作、紧密配合才能使学校办学充满生机与话力。学校办学的成功有赖于学校当局与社区的紧密联系。校长作为学校行政与教学工作的主脑人物,他既是学校董事会秘书,又是家教协会的成员兼顾问,必须扮演协调好各方的关系,加强彼此间的共识与互信,才能确保校务顺畅进行,增强社区家长对学校办学的支持与母语教育的信心。

吹响华小董事觉醒的号角
华小董事会受华社委托管理华小,确保华文教育生存与发展,其所肩负者可说任重道远。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华小董事会是学校法定的管理机构。这项法令条文是在董教总与华社党团以及广大华裔同胞团结一致,共同努力下,争取到的成果。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在当前单元化教育思想主导的客观环境下,要真正有效落实这有关条文的实质精神,仍会困难重重,尚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华小董事会面对各种内外挑战,但基于创建、维护与发展学校,以及法令赋于明确的管理学校地位的事实,只要华教工作者及华小董事会紧密依靠广大群众,它必然能克服各种困难,发挥有所作为组织的角色。

董总、各州董联会在加强华小董事会组织的工作方面抓紧契机,加大力度,加强基层组织;通过各区发展华小工委会增强各校董事会之间的联系与合作,并吸引更多积极分子参与华教工作,壮大队伍。在社会活动层面,将通过群策群力搞好学校与社区团体和群众的联系工作,通过实际的工作,发展好、维护好学校,满足广大学生家长对子女接受母语教育的需求。这样才能增强华裔家长对母语教育的信念,壮大队伍,同时也不会辜负华社对华小董事会的期望。

 


华小董事觉醒运动中央工委会(2006年6月23日)

 


2006年6月18日,华小董事觉醒运动推展礼暨授旗礼花絮

 


华小董事觉醒运动推展礼暨授旗礼——董总主席叶新田讲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