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教总发表文告,反对以宏愿学校方式增建华小

董教总文告
2000年8月12日


董教总针对2000年8月9日,内阁会议授权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拿督林良实医生和教育部长丹斯里慕沙莫哈末在“宏愿学校”的设立与推行计划上共同拟定一份指南,发表文告如下:


  1. 国家独立后华文小学就被纳入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它在普及基础教育、提升国民素质、为国培养人才等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华小办学的成果,不仅获得华裔家长支持,同时也获得非华裔家长的认同,并纷纷将子女送入华小就读,至今在华小就读的非华裔学生已超过6万5千人,占华小学生总人数的12%至15%。

  2. 我国的华文小学,大多数都是在独立前创立,随着华裔人口的增加、社会经济的发展、环境的变迁、大批人口从乡区涌入城市发展,导致城镇华小学生人数不断增加,加上越来越多友族同胞送子女进华小,华小出现学额供不应求、学生人数严重爆满现象。在另一方面,自国家独立以来,每当华社向政府力争增建华小的要求都难以获得政府增办的批准。在这样的情况下,造成许多地区华裔子弟丧失在华小就读的机会。

  3. 在华社要求增建新华小面对诸多阻难的当儿,当局不但不正视华社的合理要求,反而推出以促进国民团结为名的“宏愿学校”计划,将三种源流的学校统合在同一个地点,以化解华社广大家长要求增建新华小的社会压力,肯定令华社感到不满与愤怒。

  4. “宏愿学校”计划的概念以增加接触与交往减少族群间因隔阂而出现种族主义情绪和思想,促进国民团结的理论,在社会心理学上称之为“接触论”(Contact     Theory  or  Contact  Hypothesis)。事实上,若不是在公平、公正、平等及开放的前提下,单只是增加各族群之间的接触和交流,不仅不会促进族群之间由认识、了解进而谅解及团结,反而会因不平等、不开放及不平衡的从属地位下相处所引起的猜疑、磨擦及纠纷,反而加剧族群间的对立与分裂。这可从我国现行的教育实践与社会现实中得到明证。从各种学术报告中,我国国民中学和大专院校里,包括在各级政府部门中,种族两极化现象依然普遍。因此,要促进不同族群的真正团结,应是社会心理学所提出的“平等地位论”(Equal  Status  Theory),即要促进各族群间的友好和亲善,首要条件是必须赋于各族群以平等的地位,不许有种族歧视或压迫。

  5. 因此,我们可以清楚的认识到,我国各源流学校的存在并不是造成种族两极化的根源,相反的,不平等的待遇才是造成包括教育领域内种族两极化及国民不能团结的根源。而各源流学校的单独存在从来也不是种族性的,这可从国语必修、遵循国家课程纲要及各族皆可自由进入任何学校报读等看出。

  6. 董教总重申反对“宏愿学校”计划,我们认为“宏愿学校”概念的提出,开宗明义是要贯彻单元化教育的“最终目标”,即把我国现有的三大源流小学逐步统合成为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单元学校。这种以达致国民团结为口号,实际上推行单元化语文教育服务的政策,不仅不能达到团结国民的目标,反而加剧国民的对立与猜疑。

  7. 在华社的反对下,“宏愿学校”计划指南,最终可能会作出某种“修正”,但以目前政府对华小的一贯政策,其精神实质肯定不会改变。基于我国的客观现实,“最终目标”的落实,正如拉萨教育报告书所说,“它不能操之过急,必须逐步推行”。“宏愿学校”计划,实际上就是这种渐进策略下的产物,也就是当局在1985年提出,后遭华社反对而撤消的所谓“综合学校”的翻版。

  8. 在宏愿学校计划下,虽然有关当局保证各源流学校拥有自主权,华小特征及其教学媒介语保持不变,但实际上,在宏愿学校计划下,华小已统合在一个新架构下,它已有异于现有华小,其前景肯定充满变数。历史经验一再证明,各种的行政偏差,将逐步蚕食华小,最终将使其变质。各种承诺与保证将落空,60年代华文中学改制的过程就是最好的例证。

  9. 可以预见的,在宏愿学校下,华小的办学主权,在行政、教学、董事会组织等方面将被逐步削弱,其办学特色与潜能将难以发挥。此外,配合课堂教学,在学生活动方面如周会、各类课外活动在诸多主客观条件约束下,无论在功能、效果方面也将逊色。

  10. 从教育的角度出发,国家教育的实施,学校的设立是通过最佳及有效途径,为学童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从而达致教育目标。董教总认为“宏愿学校”的设立,有关当局从政治需要的考虑多过于从教育因素的考虑。这种造成国家资源的不当设置,是非常不智的。董教总赞同及鼓励邻近地区各源流小学通过各种联办活动,让各校学生有机会在平等基础上交往,促进亲善、谅解。有关当局应提供教育经费进行这类活动,而不应不顾族群意愿,仓促推行不适当的宏愿学校计划。

  11. 自国家独立以来,新建的华小屈指可数。当前在华社要求增建新华小的呼声越来越强烈的情况下,有关当局对华社的公平合理、合法的要求搁置一旁,难免会令华社对“宏愿学校”计划动机产生猜疑和不满。基于此,董教总呼吁政府配合全球化、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趋势,调整政策、更新观念,放弃以单元化思想主导的教育政策,在华人人口稠密及新住宅区增建新华小,同时解决华小长期师资短缺等问题,满足华社广大家长对子女教育的需求,才是团结国民促进国家教育发展的当前急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