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最近巫青团经济大会主张“按人口比例分配国家财富”的言论发表文告

1989年2月24日:董总、教总及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针对最近巫青团经济大会主张“按人口比例分配国家财富”的言论,发表联合文告。


1990年后的经济政策与种族固打制

巫统青年团在1989年2月19日经济大会上主张把土著30%的固打扩大至土著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例,这使到所有真诚希望国家团结与繁荣的马来西亚人民感到人分的遣憾。

无可否认,新经济政策下的种族固打制是近20年来我国种族极化的主要原因。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知道种族固打制是令人迷惑的,因为它掩盖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即:在一个“种族”所拥有的财富巴仙数字背后,这财富实际上是由有关种族的特权集团所拥有。各族群内部收入越来越悬殊为这不相宜的事实提供了证据,土著特权集团获取新经济政策的主要利益也是不容否认的。

因此,我们认为若非土著要求“更大的固打”,在道义上同样是不能自圆其说的,理由很简单,非土著的特权集团同样处在从这种以种族为基础的政策取得利益的有利地位。

要求更大的种族固打是不合理的,因为在教育及经济等领域,素质与有意义的发展是不能轻易地被牺牲的,否则,教育与经济所追求的目标将会受挫。事实上,若1990年后经济政策仍然执迷于种族固打,它也可以在一夜之间轻易达致。由于巫青团要57%的财富归土著,显然外资在我国就没有立足之地了。这一来,所有的外国投资都可转入土著之手,而非土著则只好被鼓励到外国投资。

巫青团的逻辑可进一步加以推演:如果人口比例是分配财富的根据,当然他们也必须同意一切财富都应根据各个家庭成员的多寡平均分配给所有的家庭。这一大胆的步骤将一举解决新经济政策的两项目标。假如巫青领袖们准备将他们的财产贡献出来的话,我们相信,许多马来西亚人都非常愿意为国家的经济蛋糕贡献他们的力量,然后由全体人民加以平均分配。

从沙巴、砂劳越土著对新经济政策的不满看来,他们事实上也没有从土著固打制中得益。同样的,政府能坦白地说原住民能够从土著政策中得到什么好处呢?如果我们要实施巫青团最近提出的“种族比例”方案,原住民又应分配到几巴仙呢?

至此我们应可认识到种族固打不但是分裂人民的因素,而且是不合理与令人迷惑的。提高所有下层马来西亚人民的生活,显然应通过更有效,并在实施过程中更团结人民的方法。

1990年后经济政策的要点

1990年后的经济政策应避免新经济政策所犯的错误,这些错误成为种族极化的主要因素。相反的,应采取“不分种族”的新策略。应该使到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感觉到国家需要他们,他们在经济、文化、及社会各个领域所作出的贡献受到赏识,并被视为国家的财富。

不论在封建时代,殖民地时代或新经济政策时期有过什么不公平,现在是全国人民团结一致迈向21世纪的时候了。看到各族的特权集团为了他们的私利,不惜争夺种族固打以损害人民的利益,真是令人厌恶。

我们相信社会中的较弱的阶层,不论来自任何种族,都应受到协助。因此,应以社会经济地位作为公共援助的准绳,但在这过程中,效率与优良表现亦不应被牺牲。“种族”不应被利用成为歧视的根据,这适用于教育、经济援助、房屋分配及医药服务等领域。教育方面提供奖、贷学金之前,最好根据“经济能力来作为取舍”(Means Test),那些来自富裕家庭背景者应无权享受奖、贷学金。

一个能够团结全民的国家政策的基本原则必须体现进步与开放的精神,而不是一些“领袖”所鼓吹的沙文主义及机会主义政策。